您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新闻 > 老牌影视公司进军网红领域自救股价暴涨30%

老牌影视公司进军网红领域自救股价暴涨30%

时间:2020-05-29 08:21:59 来源:搜狐娱乐

这两年,网红概念在资本市场非常火,上市公司只要沾上,股价就能被热炒一番。就在近日,老牌影视公司长城影视在连亏两年面临被ST,股价已刹不出车刷历史新低的时候,接连对外公告要进军“网红”领域,一周时间股价累计暴涨30%。但是这家公司,同时还存在主业亏损、被法院悬赏追债、实控人被立案调查、股权被冻结、质押违约、银行账户被冻结、涉嫌违规担保等各种情况,“起死回生”没有那么容易。

两年多亏损15.52亿,面临退市风险

长城影视成立于2000年前后,2014年借壳主营五金产品的江苏宏宝在深圳中小板上市,成为华谊兄弟和华策影视之后浙股第三家影视上市公司,也被称为“影视借壳第一股”。

多年来公司出品过《红日》《东方红》《红楼梦》《中国母亲》《大明王朝》《大明天子》《明末风云》、《大西南剿匪记》《旗袍》《盖世英雄方世玉》《武则天秘史》《太平公主秘史》《隋唐英雄系列》《乾隆那些事》《浴血红颜》《大西北剿匪记》《人民总理周恩来》等剧,是电视剧领域很有名望的元老和大户。

在刚上市的前几年,长城影视稳定盈利,2014-2017年净利润分别为1.97亿、2.32亿、2.56亿、1.70亿,2017年首次出现增速下滑。

长城影视历年净利润

2018年开始业绩大变脸,净利润亏损4.14亿。这主要是因为高达5.24亿元的资产减值损失,其中商誉减值3.77亿,坏账1.47亿。

2019年借着新冠疫情的原因,经审计的年度报告披露要拖到6月19日。到时候,因为连续两年亏损,将被实施特别处理,也即ST“带帽”。根据公司财务部门的测算,长城影视 2019年度未经审计的净利润为-11.13亿元,这其中包括了预计约9亿的商誉减值损失。

长城影视2019年资产减值准备

2020年第一季度,继续亏损近2500万元。如果不能扭亏为盈,连续三年亏损,就会面临退市。

在这样的处境下,长城影视股价一路下跌,跌破1.60元直冲1.50元,到达历史新低。总市值剩下约8亿元。如果继续跌下去,股价跌破1元,又会增加“面值退市”风险。

宣布进军网红领域,股价暴涨30%

5月19日,长城影视宣布与杭州智诚十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十方美播”平台开展战略合作,拓展“网红+直播+短视频”新零售供应链生态圈,签约知名网红、知名影视明星并孵化自有网红,与品牌企业进行“直播带货”的销售服务。

长城影视进军网红领域1

杭州智诚十方2020年3月31日刚成立,注册资本100万元。

5月21日,长城影视又宣布与杭州星耀视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在短视频平台搭建及网红孵化等领域开展合作。公司拟投资拍摄系列高端竖屏剧《郭大侠的前世今生》,签的艺人是第一代网红鼻祖郭吉军、新时代女星徐小琴。

长城影视进军网红领域

杭州星耀视界成立于2019年10月21日,注册资本500万元。

在消息的刺激下,长城影视股票收获了三连板。但同时,证监会下发了关注函,要求说明以上两家公司的过往业绩、双方具体的合作模式,以及是否存在内幕交易、操纵市场、借热点炒作股价的情形。

经历了三天的降温下跌,随着关注函的回复,长城影视的股价在5月28日再次涨停,收盘价2.06元,一周时间累计涨约30%,市值增加约2.6亿,达到10.28亿。

长城影视股价走势

根据回复函,长城影视与智诚十方的合作方式主要为:智诚十方提供需销售、宣传的服装品牌,长城影视寻找合适的明星资源或孵化自有网红,双方通过“十方美播”平台联动明星、网红进行线上直播带货。与星耀视界的合作方式主要为:长城影视将围绕影视主业,一方面创作拍摄迎合年轻群体观赏需求的短视频,并通过公司的自媒体账号在抖音等平台发布,另一方面整理公司现有的电视剧目重新编排、剪辑成精华版本,通过自媒体账号进行播放宣传;公司将建立MCN机构,利用明星资源、明星效应培养孵化自有网红,并提供内容定位、创作建议、剧本指导等服务,对其进行商业包装,增加其知名度,积累一定的粉丝群体;公司旗下广告营销板块拥有众多知名品牌,公司将根据客户提供的产品,选择合适的明星、网红进行直播带货、线上宣传,同时根据客户的内容需求,为其创作系列短视频进行宣传推广。

至于这种合作是否能产生效益,一时还无法预估。

资不抵债,到期未清偿债务超7亿

这可以看作是“麻烦”缠身的长城影视的一种自救方法。

截止2020年第一季度末,长城影视总资产13.56亿元(其中流动资产6.2亿,非流动资产7.36亿),净资产-7.76亿元。负债合计19.15亿元。其中流动负债16.78亿元,包括短期借款3.84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3.48亿元。

目前,长城影视存在多起诉讼、仲裁事项。控股股东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持有长城影视34.48%股份,全部处于被冻结状态。长城影视持有的部分子公司股权也已被司法冻结。长城影视及子公司部分银行账户仍处于冻结状态。

控股股东股份被全部冻结

因控股股东长城集团质押的股份构成违约情形,部分质权人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长城集团归还借款,同时确认其对质押股份的折价、拍卖或变卖所得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而长城集团质押的股份已被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等司法机构冻结、轮候冻结。

根据2020年一季度报公告,长城影视到期未清偿债务金额为7.02亿元。其控股子公司淄博新齐长城影视城、东阳影视部分逾期债务亦未清偿,债权人已向法院提起诉讼,长城影视作为担保人被起诉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最近的一份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民事判决书》显示,长城影视被一审判决需归还中行浙江省分行贷款本金四笔合计超过1.4亿元,贷款利息、罚息、复利四笔合计超过265万。

而此前的2019年底,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了一则悬赏公告,以1300多万的高价,悬赏征集财产线索,被执行人是“长城影视”的实控人、最终受益人赵锐勇、赵非凡父子。按照10%的悬赏比例,此次执行金额超过1.3亿元。

悬赏公告

根据报道,此案申请人是建设银行西湖支行。2017年左右,长城系公司陆续向该行贷款超1亿元,以公司应收债权作为质押。然而,原本上亿的债权,银行只追回两三百万元。于是2019年7月,银行向法院提出强制执行申请。这也成为杭州中院试用悬赏执行的第一案。悬赏执行是利用微信平台,通过广告投放曝光的形式,将悬赏公告精准定向投送至失信被执行人的周边人群。如果有人能提供关于赵氏父子的有效线索,法院根据这个线索确实执行到了资金,那么这笔资金的10%将给线索提供者。

除了长城影视,长城集团还控股有另外两家上市公司长城动漫和天目药业,都是通过资本运作拿到的控制权,都曾进行过一系列的扩张并购,目前都在业绩亏损以及债务危机中。

长城集团的实控人赵锐勇、赵非凡父子,成了欠债还不上的“老赖”。

分享到: